问题层出不穷的爱钱帮股权变更后陷自融风波!-

(原标题:待收15亿的爱钱帮,曾经的风投+上市系平台,股权变更后陷自融风波!)

2017年9月25日消息,爱钱帮张培峰接管爱钱帮之后,平台问题层出不穷。

咱们先来看看爱钱帮的前世今生:爱钱帮平台的运营公司是北京爱钱帮财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间是2013年8月28日,注册资本是10000万人民币,法人代表张培峰,目前该公司背后由5个股东组成:张培峰(占股70%),共青城中睿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19.23%),共青城志合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5.42%),上海盛资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4.35%),上海游嘉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1%)。

其实,通过全国工商信息网查看股权变更沿革可以发现,从2014年平台上线之初一直到今年7月18日,爱钱帮一直都是由王吉涛、万良中、汪凯、赵婧婷等一帮子创始团队控股或持股的,直到今年7月份,张培峰个人以5亿元收购了爱钱帮70%的股权,从此平台的实际控制人变成了张培峰,有意思的是爱钱帮明明是“被收购”,官网对外宣传却是“融资”,更有意思的是工商信息上显示的爱钱帮股权变更时间是2017年7月18日,而官网对外宣布的“融资”公告发布时间却是2017年7月24日。

如此大额的“融资”,一般对于网贷平台来说应该是一次值得大力宣传的契机,而爱钱帮在此之前对于此次“融资”没有任何预热和征兆,倒像是迫不得已而仓促为之。

一、

这个A股上市公司凯瑞德到底是何方神圣,其实力如何呢?

就在爱钱帮宣布获得5亿元融资的第二天,凯瑞德(目前张培峰控制的A股上市公司,证券代码:002072)便连发3条公告。其中,《立案调查事项进展暨风险提示公告》显示,公司于2016年10月31日下午收盘后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法律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截至2017年8月26日凯瑞德的公告显示,目前立案调查仍在进行中。

其实早在2016年12月30日,凯瑞德就披露,时任公司董事长吴联模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7年1月11日,凯瑞德又披露,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令其承担一笔借款本金及利息的连带担保责任。

2017年3月24日,又因涉嫌信息披露等违法违规行为,吴联模又一次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

除此之外,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凯瑞德的失信记录已经超过10条。除了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以外,还曾因信息披露不及时被深交所出具监管函。

身背多项诉讼的凯瑞德可谓是麻烦缠身,第一大股东浙江第五季实业有限公司公开宣称要将所有的股票权转让给张培峰,意欲脱手。

只要对A股市场有一定了解的投资者都会知道,凯瑞德算得上是资本市场的「困难户」了,叶檀财经曾对凯瑞德进行过深入的分析,开头一段直接点出了凯瑞德的惨况:

本周分析一家破落户上市公司,凯瑞德的基因本来就不好,经过管理层的不懈努力,卖光了所有固定资产,货币资金也基本上消耗殆尽了,还有3个多亿的转让款大概是收不到了;同时,公司又溢价10倍收购了大股东自己人控制的屹立由。凯瑞德,你还能更悲催一点吗?

而张培峰却一直迎“难”而上,甚至代替吴联模坐上了董事长的位子。2017.9.21凯瑞德公告显示张培峰将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不低于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10%。

二、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张培峰对一个堪称A股市场上“仙股”的凯瑞德如此热衷呢?张培峰究竟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张培峰是想在临危的凯瑞德中装入质量更好的资产,吸收互联网金融的新鲜血液,达到给上市公司“换血”的目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张培峰在7月花了5个亿收购了爱钱帮,过了半年,伴随着爱钱帮运营数据的不断提高,如果资本市场行情再好一点,监管也没有那么严格的话,凯瑞德完全就能够以一个比5亿高得多的价格收购爱钱帮。

大家可以从工商资料中就能看到,张培峰投资控股了不少与投资、小贷、担保相关的公司。而且在爱钱帮之前,张培峰其实就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早在2017年5月26日,张培峰就以1200万元收购了上市公司熊猫金控(600599)的全资子公司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控制的融信通商务顾问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而张培峰是以深圳市森然大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然大”)为主体与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签署协议的,届时,张培峰开始着手布局互联网金融行业。

“森然大”的背后其实就是张培峰。

第一个证据 是“森然大”与张培峰控制下的深圳市丹尔斯顿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尔斯顿”)在2015年的财报中共用一个联系邮箱和电话号码。

第二个证据 是从“森然大”的股权变更历史沿革可以看出张培峰和“森然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执行董事和法人代表都曾经是张培峰。

第三个证据 是目前“森然大”的实际控制人也很巧合叫“张勇”(疑似张培峰的亲戚)。

第四个证据 是森然大实业在今年6月5号,也就是其收购融信通后不久,更换了监事,从14年6月一直到今年6月,该公司的监事一直有杨丽红担任,从读音上就能看出来,杨丽红就是上述邮箱的所有者。

三、

到目前为止,张培峰直接掌握的互金领域的资产包括了三块。

第一块就是上述的融信通,简单来说,融信通就是熊猫金控旗下两大P2P平台银湖网和熊猫金库的资产端,为其提供交易的资产,也就是贷款客户及借款审核、贷中风控、逾期催收等服务,其中也包括逾期债权的垫付。

第二块就是饭饭金服,按照官方页面介绍,饭饭金服是爱钱帮创始团队于2016年初在内部孵化的项目,工商资料显示,饭饭金服的运营主体饭饭投资管理(嘉兴)有限公司有35%的股权归属于母公司爱钱帮,这也就是说,张培峰掌握了饭饭金服24.5%的股权。虽然在饭饭金服A轮融资预告中有提到这部分的股权早期已经转让给饭饭管理团队,但由于饭饭金服的资产来自爱钱帮,爱钱帮对饭饭金服的影响不言而喻。

第三块就是最新收购的爱钱帮,以车贷为主要业务特色,辅以房贷和消费金融。

四、

那么,回归主题,张培峰是如何通过爱钱帮开启“自融模式”的呢?

猫腻就出在了消费金融上面,近期爱钱帮平台的消费金融(爱信贷)发标数量较多,而爱信贷的担保机构都是深圳优卡南方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卡能源”),网查该公司发现,该公司由深圳市森然大实业有限公司(占股65%)和张奇(占股35%)两个股东构成,而深圳市森然大实业有限公司就是张培峰实际控制的公司(已在前文阐述过了,不再赘述),且深圳优卡南方能源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也很巧合的叫“张奇”(疑似张培峰亲戚),综上可以推测,爱钱帮目前的消费金融标的摆脱不了“自融”嫌疑。

除了自融的问题,爱钱帮在易主之后问题可谓层出不穷,运营根本“不走心”,《爱车贷-奔驰ML350-ASH683》,担保机构鞍山信瀜二手车服务公司从2017年8月26日-9月4日,共发布标的20余个,车辆型号行驶里程购买日期各不相同,但评估价都是24万,借款额都是20万,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五、

最后一点,且截止到目前,爱钱帮的5亿融资打款凭证和打款流水还未公示。

综合以上的种种迹象表明,爱钱帮在易主之后明显已经不再是我们之前所熟悉的爱钱帮了,投资人还需擦亮眼睛,谨慎为上,毕竟易主算是一件比较大的风险预警了,大家也不愿看到爱钱帮步乐投天下的后尘。

微信公众号:cngold-com-cn (长按复制),或搜【中金网】,获得更多免费信息实时推送!

热门推荐